You are here

世界水日:喜忧参半

又是一年的“世界水日”,每逢此时,北半球冰雪融化、河水充盈,万物复苏、生机盎然,呈现出一幅让人熟悉而感觉舒适的景象。而此刻,当我回顾过去一年时,不得不对全球水资源的未来喜忧参半。

水资源之忧

由于种种原因,全世界面临的水资源挑战令人忧虑。过去一年中有三个原因尤为突出:

1. 干旱和粮食危机

第一个警报在非洲拉响。由于受有史以来最强之一的厄尔尼诺影响,许多非洲国家经历了1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干旱以及由其导致的粮食短缺。国际援助团体称东南部非洲有100万儿童面临严重营养不良,南部非洲有250万人面临粮食安全危机

这场危机既是天灾,也是人祸,水资源管理不善,如低效灌溉、旱季渗水等也是造成这场灾害的原因。这场危机也预示着气候变化可能会带来更多负面影响,尤其是在贫困人口较多的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等脆弱地区。

2. 极端降雨和洪涝

另一个警报揭露的问题恰恰相反:水太多、降水速度太快。联合国减灾署称,2014年河流洪灾造成的损失达1040亿美元;并且过去20年,在所有与天气有关的灾害中,洪灾(河流和沿海地区)所占比例接近一半。世界很多地区洪灾频繁,但研究清晰表明,在过去50至100年中,日极端降水事件有所上升,相当于自20世纪50年代起每十年日极端降水事件的1%-2%。就在过去六个月中,印度钦耐三倍于正常雨量的暴雨造成近300人死亡,而美国南部有史以来最大的洪灾(3月份某些地区仅三天降水量就达26英寸)迫使3500户家庭流离失所。世界资源研究所全球洪灾分析工具显示,由于气候影响、经济社会和防洪投资等因素,世界各地民众和经济受到的影响是如何恶化的。

3. 地下水悄然陷入紧急状态

人类从地下蓄水层的采水速度已超过补充速度,而最新分析显示的情况更加令人触目惊心。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研究人员利用美国宇航局重力恢复和气候试验(GRACE)卫星发现,自2003年以来,全球最大的37个地下蓄水层中有21个出现蓄水量下降。而且,在蓄水量正在下降的蓄水层中,有一半以上消耗严重,对地区供水构成威胁。这一前景令人忧虑,因为目前有25亿多人将地下蓄水层作为主要水源,而地下水通常在河流干涸的情况下,将为农业和市政用水提供应急支持。

 

水资源之喜

虽然数据触目惊心,但我们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水资源管理改善机遇。层出不穷的新案例展示越来越多的企业、城市和政府是如何认识到水资源与气候的关系,并采取合理措施、推广有效战略来利用它们。我们应抓住有力机遇,创建更安全的水资源未来。

1. 结合巴黎协议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在过去六个月中,国际上通过了两份令人瞩目的协议:新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气候协议。如果能得到良好执行,那么这些国际承诺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法国水伙伴关系和水联盟 (French Water Partnership and Coalition Eau)的研究指出,100个新制定气候适应计划的国家中,有92%将水资源作为最优先的领域。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关于水资源的目标首次设定了可持续取水和部门水资源利用效率改善的目标(SDG6.4)。这些都为社区提供了重大机遇,使其更好地应对未来气候现实,并满足其水资源需求。

实际上,新气候协议中列出的一些目标的确可以通过改善水资源管理而实现。开采、加热和处理水资源需要消耗大量能源,据估计这些能耗占美国总耗电量的13%,而加利福尼亚等长途输水地区能耗更大(占总耗电量的19%)。从较深的地下或较远的河流采水,或因低效用水和管道破裂而浪费水资源,会造成巨大的能源损失。更合理、更高效的水资源管理有利于减少能耗和相关排放。

2. 帮助农民耗水更少、产量更高

农业占全球耗水总量的70%,是耗水最多的部门。世界上许多穷人靠种粮为生,他们出售的粮食对许多国家的粮食安全至关重要。布基纳法索、埃塞俄比亚和其他非洲国家的农民开始采取简单的“复绿”方法,如保留农场树木,收集雨水,以提高土壤的水分和肥力。这些农民提高了作物产量,并使枯竭的地下蓄水层和水井得到恢复。世界资源研究所最近发布的一份工作论文称,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3亿公顷基础农田中有25%的土地和水资源管理得到改善,那么粮食产量就会增加2200万吨。

澳大利亚采取了另一种非常不同的方法,对默累-达令河流域采取水权分配和交易系统,使农业发生变革。在该系统下,农民可快速根据市场状况决定种植作物品种或是否出售年度水权。该系统帮助该国大型商业农业部门将水转让给经济价值较高的作物(如酒、水果和坚果),并激励采取更高效的灌溉和耕作方式。

3. 城市可发挥领导作用

全球一半人口现居住于城市,在许多地区,不断增长的城市人口和经济激烈争夺稀缺的水资源,城市为满足需求不堪重负。不过,城市也正在成为水资源管理创新中心。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澳大利亚经历了长达15年的世纪干旱,迫使城市对水资源效率项目进行大量投资,如在家庭和建筑中安装节流装置,对翻修项目和水循环系统进行审计和成本分担,要求新建筑设立非饮用雨水收集系统等。一份新报告对澳大利亚的经验做法进行研究,发现东南昆士兰在干旱期将居民用水需求减少了60%(减少至每天人均33加仑),并且在干旱结束后需求仅仅上升至每天人均45加仑。由于节约了资源,澳大利亚推迟或取消修建新的用于满足人口和经济增长需求的昂贵的水资源和废水基础设施。

全球的城市也在疲于应付成本高昂、能源密集型的废水处理厂——一些城市正在寻求创新解决方案。“污泥”或处理废水留下的有机物质可用于生产甲烷,甲烷可用于处理厂发电或汽车燃料。德国、中国、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城市正进行垃圾-能源转换技术试验,全球城市地区的潜力无穷。世界银行称,每年废水处理部门节省能源168太瓦,相当于23个1000兆瓦的大型火力发电厂的发电量。

不可否认,在今年世界水日到来之际,我们面临着巨大挑战。但面对复杂局面,我们不能否认现实、坐视不管或麻木面对。上述行动以及其他更多行动能够、也将带来巨大改变。未来前景喜忧参半。现在我们必须抓住眼前清晰的机会,立刻开展行动。

Share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电子通讯

想要了解我们最新的研究进展、出版物和即将举办的活动吗?请点击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电子通讯。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