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除了二氧化碳,其他温室气体也值得在NDC里拥有姓名

当人们谈论气候变化时,一般总会想到是由于二氧化碳导致温室效应。

 

但是二氧化碳并不是唯一需要控制的温室气体。 甲烷,氧化亚氮和氢氟碳化合物等气体对气候升温的作用也很强劲。 例如,以一百年为单位,由泄漏的天然气和源自农业以及垃圾填埋场的甲烷造成的地球变暖强度是同等量二氧化碳造成强度的28倍。

 

如果不加以控制,这些气体可能会导致地球升温达到不可逆转的临界点,我们将面对无冰的北极夏季、珊瑚礁的灭绝以及永冻土的消融。 另一方面,如果采取果断措施减排非二氧化碳气体,可以在遏制气候变化的同时,减少空气污染、紫外线辐射和臭氧产生的巨大危害,从而在健康、粮食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带来多重效益。

 

2014年,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高达2吉吨二氧化碳当量,占全国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6%,大于日本或巴西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如果将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排放视作一个国家的总量,那么这个国家的排放量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所有缔约方中排名第七。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着眼于中国在控制这些污染物排放方面取得的成绩以及进一步减排的潜力。该研究发现,与2015年的政策相比,中国最近制定的政策有望在2015年至2030年期间避免3.5吉吨二氧化碳当量排放。这一步十分令人鼓舞,并且中国可以实现更多。我们的分析表明,如果中国采取更具成本效益的行动加以控制,在同一时期内,有可能避免额外3吉吨的二氧化碳当量排放,这相当于十年内停驶6,360万辆汽车(占中国汽车保有量的四分之一),使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排放比当前轨迹提前十年,在2020年之前达到稳定),并使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在2030年之前降回2012年水平。因此,中国正在考虑将这些内容纳入2020年有望更新的国家自主减排目标中。

 

中国已开始行动

 

在2015年的国家气候承诺中,中国并未将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纳入其总体量化目标。但我们的分析显示,自那时以来中国已制定了数项政策,这些政策加起来会使2030年度排放减少超过3.8亿吨。

这些减排量从何而来? 首先,中国计划批准《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通过限制氢氟碳化合物(HFCs)的生产和消费,到2030年中国将每年至少减少约2亿吨的二氧化碳当量排放。 其次,中国在首次《两年更新报告》中提出在2020年前达到工业过程氧化亚氮排放零增长,这也带来了显著的减排量。 其他政策,如增加煤矿瓦斯的回收和利用,改善城市固体废物的处理,以及发展农村沼气设施等,也对减少额外排量有所促进。

中国可以进一步减少非二氧化碳排放

 

基于这些工作的基础中国可以继续深入减排。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研究识别出七个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主要排放源,并评估了进一步减排的潜力。这些排放源包括冷却系统排放的氢氟碳化合物, 生产肥料、塑料和合成纤维的过程中产生一氧化二氮,以及煤矿、水稻种植、牲畜和废水处理排放的甲烷。 通过已验证的措施,这些领域可以以不到$ 14 / 吨的二氧化碳当量成本进行减排。 (其中部分措施已经热烈展开,虽然成本已经超过了$ 14 / 吨,但收获了更广泛的应用和更好的实施与推广)

氢氟碳化合物、煤矿瓦斯以及硝酸和己二酸生产中的一氧化二氮具有较大的减排潜力,同时也能为农业部门的减排措施节省成本。

在《巴黎协定》下提升中国的气候目标

尽管即有政策减排效果显著,但2020年至2030年间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将增长约16%。如果中国不制定更严格的政策,其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量将持续到2030年至2040年之间才可保持稳定(大约 2.57吉吨二氧化碳当量),并在2040年之后更明显地下降。

 

根据《巴黎协定》,所有国家将在2020年更新或提出新的 “国家自主贡献”(NDC)。新的NDC应尽可能比2015年的有更强的减排力度,因此对中国来说2020年将是一个提出新目标的机会。通过对上述七个排放源进行减排,可以在减缓气候变化的同时,改善人民的健康和福祉。

 

具体而言,中国在2020年前在其国家自主贡献中可以有以下四种方案,这四种方案不仅不会互相排斥,且可同时采用。

  • 方案1:制定一个可覆盖全领域、强有力的且包括二氧化碳和 非二温室气体在内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首先,有力度的目标应 当考虑进一步减排二氧化碳的潜力。此外,中国可以承诺一个2020年起非二温室气体排放逐渐达峰并稳定的目标,并承诺努力促成相关排放在十年 内尽早开始降低。
  • 方案2:制定一个覆盖全领域的、强有力的非二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强有力的非二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可以包括承诺非二温室气体在2020年后排放逐步达峰并稳定,并承诺努力促成相关气体排放在十年内尽早开始降低。
  • 方案3:对各类温室气体分别制定减排目标。强有力的减排目标应该覆盖大部分的非二温室气体,包括2030年甲烷排放相对2014年减少7%-21%,2030年一氧化二氮排放相对2014年减少7%-11%,以及承诺采取早期行动使得氢氟烃的累计排放低于《基加利修正案》要求的排放限额。
  • 方案4:承诺对具体排放源出台有力度的管控措施。中国可以考虑实施最新研究中识别出的具体措施。比如,要求对浓度超过 9% 的所有煤矿瓦斯排放进行利用或燃烧排空,要求所有的己二酸和主要硝酸生产设施进行一氧化二氮的减排,并积极推广对气候更友好的气体替代HFC-134a 和HFC-410a。

 

在短期内采取迅速而高目标的行动减少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量,对于减缓全球变暖速度以及增加全球实现《巴黎协定》将温度限制在摄氏1.5度以内的目​​标的可能性至关重要。这样做有益于人民的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同时有助于保护贫穷和脆弱的社区免受气候变化的最严重影响。

 

中国减少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与行动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减排之路道阻且长。通过加大对所有种类温室气体排放的减排力度,中国可以在世界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中展现全球盼望的引领作用。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