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MDBs最新盘点:2020年全球气候资金那些事儿

多边开发银行(MDB)为发展中国家减排、抵御气候变化影响提供重要的资金支持。2020年是MDB气候资金工作的关键节点:一方面,2020年是多家MDB于2015年提出的气候资金目标的完成年;另一方面,2020年也是发达国家承诺每年动员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之年,发达国家的资金承诺中有很大比例需要通过MDB完成。然而,数据显示MDB在2020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气候资金规模相较2019年下降了近5%。加之应对新冠疫情和重建复苏也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大多数MDB无法实现其2020年气候资金目标。

自2016年起,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每年都会从成就、不足和紧迫性三个角度对MDB年度气候资金联合报告进行分析解读。值得特别注意的是,MDB自2019年起开始在联合报告中采用世界银行基于收入的国家分类体系,即分为“低收入-中等收入-高收入”国家。这与其之前报告中采用的被UNFCCC框架引用的“发达-发展中”国家的分类方式不同。这两种分类方法存在交叉:UNFCCC框架下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一些世界银行归类为“高收入” 的国家,而世界银行定义的“中低收入国家”则包括部分“发达国家或转型期经济体”。这在一定程度加大了评估气候资金如何为“每年1000亿美元”目标做出贡献的难度。

以下WRI是对MDB2020年报告的一些观察:

 

1.主流MDB都设定了2020年后的气候资金目标

目前,所有主流MDB都已设定了2020年后的气候资金目标,新开发银行(NDB)除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和伊斯兰开发银行(IsDB)首次通过了气候资金目标。这些目标所反映的雄心水平不尽相同,但新目标的设定表明MDB将在为全球提供气候资金支持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NDB应尽快确立2020年后气候资金目标,其他MDB则应进一步加强、优化其已有目标。例如,美洲开发银行集团(IDBG)已决定要将气候资金规模稳定在其2020年前目标范围的最高点。同时,MDB也需要更多维度地开发、扩大其气候资金目标,而不是退步或维持现状。

 

2.一些银行在加强透明度和可靠性方面采取了重要举措

以AIIB为例,2019年该行仅提供了其气候资金的部分报告,但在2020年的报告中则采取了MDB联合气候资金追溯方法,对气候资金数据进行了完整报告。NDB作为目前唯一一家尚未采用MDB联合气候资金报告的银行,今年也首次披露了部分气候资金数据,并计划在未来几年扩大气候资金追溯方法的应用范围。

 

3.气候适应资金在气候资金中的占比稳定增长

2015年,气候适应资金仅占多边开发银行气候资金的20%,但近年来增势渐显。AfDB的气候适应资金已连续两年占其气候资金的50%以上,IsDB气候适应资金占气候资金比重也从2019年的40%增长到了2020年的66%。

支持中低收入经济体气候适应的资金规模略有增加,从2019年的34%增加到2020年的35%。这表明尽管疫情形势依旧严峻,气候韧性的紧迫性依然不容小觑,所受重视日益增加。

适应成本仍然高于可用于适应行动的资金(适应成本指规划、筹备、推动和实施气候适应措施的成本,包括交易成本)。《巴黎协定》呼吁在气候减缓和气候适应之间保持资金平衡,MDB需要迅速增加气候适应资金以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资金需求。

 

4.发展中国家2020年获得的气候资金支持规模缩减

尽管AIIB在2020年新增了12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在2019年到2020年,中低收入经济体所获得的气候资金总额(380亿美元)仍减少了35亿美元(降幅8.4%),UNFCCC框架下的发展中国家获得的气候资金总额(454 亿美元)则减少了10亿美元(降幅2.2%)。

由于发达国家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MDB完成其资金承诺,因此在MDB气候资金规模缩减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对于能否实现“每年1000亿美元资金”的承诺更加担忧。发达国家需要寻找其他渠道来兑现承诺,例如通过双边援助和绿色气候基金等。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 GCF)由 194 个政府建立,通过投资低排放和气候适应型项目来应对气候变化,旨在控制或减少发展中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并帮助脆弱群体适应气候变化造成的不可避免的影响。

 

5.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气候资金目标达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结果是可以理解的。新冠疫情之下,MDB需要帮助成员国应对冲击。由于医疗保健系统投资、失业援助等应急措施与气候议题的直接相关性有限,所以MDB在这些方面的投资没有被完全纳入气候资金统计范畴。例如,在减去应对新冠疫情的支出后,气候资金占到AfDB资金总额的44%、IDBG的30%和ADB的25%。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些银行可能也因此错过了将气候议题融入新冠疫情应对措施的机会。

 

6.私人部门资金规模缩水

作为2015年启动的“从十亿到万亿” 议程(“Billions to Trillions” Agenda)的一部分,MDB非常重视通过公共资金来动员更大规模的私人部门联合资金。通过“降低风险”(derisking),即利用多元化的金融工具(例如优惠贷款、股权或担保)来补贴交易中风险更高的部分,MDB可以将私人部门资金引向原本关注度较低的项目,从而筹集到更多资金。目前MDB仍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私人部门资金比例连续两年下降:在2020年报告中,每一美元气候资金中仅有0.29美元是私人资金。(相反,MDB的气候资金在动员其他多边资金时表现很好。这些资金可能来自受援国政府或发达国家援助机构。AfDB和AIIB表示,每1美元能够动员超过3美元的其他公共资金。)

私人资金未能得到充分动员的问题可以追溯到新冠疫情之前。7年以来,“从十亿到万亿”议程的气候资金只实现了同数量级上的增长,而且MDB提供的资金形式仍以独立贷款为主,没有更多地使用股权和担保,整体进程颇令人失望。随着业界对通过“降低风险”做法的批评越来越多,MDB应积极探索是否有其他方法来动员更多私人资金参与气候行动——包括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气候投资条件等。

 

2020年,MDB专注于帮助其成员国应对疫情冲击,这点无可非议,但也确实错失了一些潜在的、可以支持气候减缓或适应的机会。在继续积极应对新冠疫情、促进经济恢复的同时,MDB也必须通过绿色复苏来尽可能扩大其它与气候相关的协同效益。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