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WRI对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的四大期待

继3月将30 & 60目标写入“十四五”规划纲要之后,中国积极与世界各国协商,采取共同行动,陆续与美国、德国、法国、巴西、印度、南非等多国领导人沟通,并发布了《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 》、《第三十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联合声明》等重要文件,宣布决定接受涉及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今明两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将出席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此次峰会将成为通往2021年11月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道路上的一个重要全球里程碑,作为东道国,美国希望可以激励全球主要经济体 “在这关键的十年中努力减少排放,以确保全球温升1.5摄氏度(2.7华氏度)的目标可以实现。” 峰会还将进一步探讨气候行动的经济效益,包括创造就业、调动公共和私人资金、提出适应、抵御气候影响的必要性、融合基于自然的解决办法、部署和推动变革性技术, 以及展现地方和企业在气候行动上能发挥的作用等等。 

目前,全球已有40位领导人收到了峰会邀请,其中包括占全球排放量和全球GDP约80%的17个主要经济体,以及一些特别易受气候变化影响,或正在积极采取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的国家。 

 

  1. 期待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公布与净零排放轨迹相一致的2030年排放目标 

 

特别有能力在峰会上宣布更强力的气候目标的国家,正是那些已经承诺会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但尚未提出与其长期排放目标保持一致的2030年国家自主贡献(NDC的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加拿大和中国。 

日本和韩国去年宣布的2030年减排目标与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尚有差距,但两国均表示他们将在COP26之前提交更有雄心的国家发展报告。加拿大虽尚未提出其计划,但也表态将在峰会前公布更具力度的2030年排放目标。 

中国,作为全球气候治理舞台上的极其关键的一员,目前也尚未提交新的NDC目标。鉴于近期中国一系列的积极举措,我们期待在此次峰会上看到中国进一步展示更加清晰的关于实现其气候雄心的计划:1)在推进气候治理、加速经济转型的同时,提出兼顾公平、效率与效果的清晰总量。研究显示,明确的总量目标,将更有利于应用市场机制和金融手段,在整体上为中国降低转型成本,更具经济效益;2)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也是大气污染物,期待中国在积极推进二氧化碳减排的同时,为这类温室气体制定减排目标和措施,实现污染物与温室气体的协同治理。 

根据中国政府最近一次发布的非二温室气体排放数据(2014年),其排放量已等同于20亿吨二氧化碳,相当于全球排除森林和土地利用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6%(中国政府,2018),超过了日本或者巴西同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如果单将中国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量看作是一个国家,它将是全球第七大温室气体排放体。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研究显示,在现有的政策基础上,中国有巨大潜力可以进一步减少非二温室气体的排放。通过采取额外措施,中国在2020-2030年间可以累计减少15-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目前中国已经宣布接受《〈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也在《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明确指出将同美国加强“关于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合作”。 

如果中国能提交更具雄心的NDC,制定行业和地区的实施方案,将为世界应对气候变化与开展国际合作提振信心,并在气候全球治理领域提供中国的解决方案。 

其他国家,如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等,也应该利用这个契机提高气候雄心。虽然各国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在峰会上提交国家计划,但我们期待所有国家都可以在COP26之前作出承诺,表明它们有意愿采取更有力的气候行动,避免为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和危险付出高昂的代价。对于巴西和墨西哥等国家而言,此次峰会也是一个可以展示地方各级政府推进气候行动能力的重要机会。 

 

  1. 期待美国承诺在2030年前削减其一半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并大幅增加气候融资 

 

拜登总统承诺,美国将在峰会上或之前宣布新的2030年减排目标,即其NDC的一部分。 为了应对气候挑战,刺激强劲而公平的经济发展,拜登政府应该承诺到2030年将排放量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少50%。对美国来说,这也是一个关键的机会,以证明它将在削减高强度甲烷排放方面起带头作用。 

一系列研究分析表明,现有技术可以经济、高效地实现上述减排50%的目标,并将大大促进包括可再生能源,可持续交通和电动汽车,工业和农业在内的多个部门的就业和创新。例如,经济的快速电气化对减少排放至关重要,它可以在未来15年内支持多达2500万个高薪工作岗位,并为普通家庭每年节省高达2,000美元的能源支出,同时提高健康状况。减少排放还将帮助美国避免气候变化导致的灾害所带来的经济损失。目前已有逾千名科学家呼吁拜登在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削减一半,年盈利额加总超过1.4万亿的企业联盟也在协同推进美国公布更雄心勃勃的NDC。 

在前总统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政府在漫长的四年里袖手旁观(甚至倒退)。制定一个力度足够的2030年减排目标,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财政支持,对美国激励其他国家采取更有力气候行动至关重要。 

 

  1. 期待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融资,停止为煤炭提供资金 

 

拜登政府表示将制定相关气候融资计划,阐明美国将如何战略性地利用不同金融机构协助发展中国家采取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包括说明美国将如何扩大其气候融资规模,以赶上其他人均贡献额和所占GDP比重更高的主要捐助国。该计划还必须包括对绿色气候基金的再次承诺,阐明美国将如何交付2014年时承诺但尚未到位的20亿美元资金。同时美国还要做出新的承诺,以与最近捐款额翻倍的捐助国一致。 

美国增强的气候融资雄心可能会给其他发达国家施加压力,要求它们也做出新的气候融资承诺。例如,加拿大和意大利是七国集团(G7)中气候融资力度最低的国家,它们应该做得更多以赶上其它国家。法国和日本也应增加其基于赠款的气候融资——目前这笔资金仅占双边资金的5%,距离完全满足那些不宜贷款融资的需求还相差甚远。同时,所有发达国家都应增加气候适应融资(adaptation financing),以与《巴黎协定》所要求的减缓气候变化资金(mitigation funding)相平衡。 

此次峰会也将呼吁其他国家叫停对气候有害的活动的资助,尤其是煤炭融资。中国、韩国和日本是全球三个最大的依旧有公共资助机构投建燃煤电厂的国家,目前仍为在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南非等国家的84吉瓦(GW)煤电项目提供着资金。这三个国家均已表示有意放弃海外煤炭融资。随着受援国越来越多地将煤炭从其能源发展计划中剔除,是时候全面结束公共煤炭融资了。 

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也积极表示了要加大金融对于碳中和目标的贡献和支持,在动员各方资金,支持经济可持续性转型,加强气候相关金融风险管理的同时,也要强化国际协调,加强南南合作,共促绿色金融发展,进而实现全球绿色、可持续发展。 

 

  1. 期待各国进一步致力于绿化其疫后经济复苏计划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爆发一年多来,世界各国已陆续耗费16万亿美元来应对此次危机。尽管有部分国家(主要是欧洲国家)抓住机遇,做到了协同应对经济危机和气候变化,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采取的疫情刺激措施还是在支撑原来的经济模式( business-as-usual economy)。过去一年来,各国政府出台的刺激政策中对化石能源的支持力度要大于清洁能源,这是可怕的错误。有研究表明,同样是一美元,投资在清洁能源基础设施或生态系统保护上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所获得的经济回报将比投资不可持续领域高出2—7倍。在全球因疫情封锁而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大幅下降后的2020年12月,排放量已经重回、甚至超过2019年12月的水平。 

《联合国2020年排放差距报告》指出,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仅能在短期减少全球排放,对2030年减排的贡献可忽略不计,除非各国在追求经济复苏的同时大力实现脱碳。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为世界提供了一个重新设定并致力于从COVID-19大流行中恢复,实现更气候友好、更具韧性和更公正复苏的机会。作为东道主,美国有责任明确这一峰会基调。 

其他主要经济体也应分享如何利用清洁能源、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和其他低碳项目提高工作和经济收益,停止纾困碳密集型企业。如果政府致力于绿色复苏,那么这些一揽子计划可以为未来十年更有力的NDC和更具雄心的气候行动奠定基础,建立必要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以实现经济脱碳,同时为未来的韧性经济夯实根基。 

联合国报告指出,要想实现《巴黎协定》下温升2℃,甚至1.5℃的目标,各国目前的减排承诺还远远不够。期待在此次峰会上各国能够释放积极的信号,宣布更有雄心的新气候目标。让我们拭目以待!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